幻化恐懼的造夢者 Dream with No Fear | 時尚 | 20240229 | match生活網

時尚

幻化恐懼的造夢者 Dream with No Fear
Vogue     2024/02/29 00:00
Alexander McQueen曾言:「如果看完我的秀不帶感情地離開,代表我沒有完成我的工作。」如今看著Robert Wun的創作,相信你能找回服裝蘊藏的情感。

editor kuan lin

an interview with Robert Wun

近年末的冬季,台灣時間已近深夜,我既忐忑又興奮地等待一位欣賞已久的時尚新星,從倫敦接受專訪。2023首登巴黎高級訂製週官方日程,發佈第一場春夏大秀後,他頓時成了業界最常被提及的名字。凡從Beyoncé、Adele、Björk、Lady Gaga的演唱會訂製造型,到《Vogue》雜誌封面,甚至遍及無數時尚媒體與社群,業界無一不令人好奇這驚豔四座的訂製服究竟出自誰?一場秀,讓他的作品無所不在,而Robert Wun這名字,更是業界無人不知曉。

Robert Wun,香港出生,青年時移居倫敦,2014畢業於倫敦時裝學院。2022奪下ANDAM時尚大獎後,接受Chanel時尚部門總裁Bruno Pavlovsky指導,成為史上首位登上「製衣最高殿堂」--巴黎高訂週的香港人。初試啼聲便大獲好評。

當如今高訂界仍攀比一項工藝耗費多少小時、用多少顆水晶刺繡、須倚賴多少工匠時,沒有龐大工坊與資源的他,僅用盡最真實而赤裸的情感,淬煉成破碎、燒毀、暗黑而不完美的禮服。施華洛世奇水晶構成滑落傘下的雨滴、彷彿崩斷懸至空中的珍珠、頹廢灑落滿身的紅酒漬……當然,還有標誌性的立體褶襉與荷葉邊,Robert Wun首個訂製系列以「Fear恐懼」為題,淒美的震懾人心。這極具顛覆性與個人色彩的設計,甚至令人聯想到逝世多年的Alexander McQueen,這位Robert Wun童年時陪母親在理髮店時,無意間翻雜誌而備受啟發的設計師,亦是奠定他走向時尚設計之途的基石。

當年那純粹被服裝吸引的孩子,如今已成為巴黎高訂殿堂極少的亞洲代表。看著眼前這位談吐果斷堅毅,滿腹感性理想與知識的年輕人,數十年不變的,是他對時尚強大而堅定的熱愛。

Vogue Taiwan:首先,你方便透露品牌目前規模多大,每年的訂單大約多少?

Robert Wun:「目前工作室大概有10位員工,訂單約40單左右。2023年,我達成很多過去從沒想過的目標,所以算很滿足了。畢竟我的目標也從不是成為年收好幾億、養上千員工的老闆,我一心一意只想當一個好設計師。」

在這潮流汰換率高、快速更迭的時尚界,你為什麼選擇製作高訂?這決定和Bruno Pavlovsky有關對嗎? 

「在遇見他前,我從不覺得自己的創作跟高級訂製服有任何關係。」

「對我來說,『高訂』一直是遙不可及的領域,我對其抱有很大的敬意,甚至高訂僅是別人賦予你的稱號,不是自己說了算的。一直以來,我只是堅持自己的製衣方式,直到贏得ANDAM時尚獎後,評審以『高訂』來形容我的作品,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和這個詞產生連結。和Bruno會面時,他也毫不猶豫認定我是高訂設計師。」

「後來,我向法國高級時裝與時尚聯合會(FHCM)申請在巴黎辦秀,審核人看完作品後告訴我,秀可以辦,但『高訂週』才是最適合我的地方。整個過程更像是,直到別人告訴我,我才曉得,原來我的製衣方式與工藝就是高訂,過去沒人告訴我能做到,但現在,我很清楚自己原來早已準備好。」

如今成衣與快時尚爆發式增長,人們是否會遺忘高訂?對你來說,高訂最珍貴的價值是什麼?

「時尚之所以誕生,不僅僅是滿足『穿衣』的需求,應是工藝的結晶,對造夢的想像。高訂並非為每個人的日常而生,所以要我跟那些每天印上萬件T﹣Shirt的超大型時尚機器相比,兩者完全沒有可比性。高訂是需要投注時間與人力的產物,是製衣的最高等級,既是一種文化象徵,更是一件值得被收藏的藝術品,這就是我心中高訂的力量。它不會隨著時間被遺忘。當然,我懂現在市場每天在變,精品的受眾、年齡層不斷轉變,但只要你將高訂視為藝術品,就能理解為什麼人們永遠都渴望藝術,沒有人會說一件好作品『不再有價值』。」

事實上,近幾年反而越來越多大品牌接連加入高訂產業,如Balenciaga、Thom Browne等。同樣作為一個高訂界的新進者,大牌的加入是否帶來什麼影響?

「當在業界已有強大影響力的設計師們,都紛紛開始投向高訂,這只證明了一個事實--高訂是每位設計師的終極夢想。」

「即使他們已是商業面相當純熟的大師,每年賣出無數爆款包,但他們內心依舊在尋找一片淨土,讓他們無拘束地真正做自己想做的,創造最貼近自我的異想世界。現在的成衣秀重點早已不是『服裝』,講究業績、算計行銷、看坐在前排的有哪些名人,然後過一小時下一場秀出現後,你就被忘得一乾二淨。而高級訂製就像最後一片淨土,人們關注純粹的創造力,人們還對設計師這份職業保有應有的尊重。」

作為一位在國際發光、旅居國外的亞洲設計師,你如何看待作品與自我根基的連結?

「最重要的關鍵是,你想透過作品傳達什麼。過去很多非白人設計師,黑人、黃種人、拉丁裔不斷藉服裝強調自己的根源和種族,因為這是他們讓種族或家鄉被世界看到的機會。但每個設計師的理念不同,像我不覺得我需要一直談論自己的身分,或我作為亞洲設計師經歷了什麼困難,但哪天等我真正想這麼做時,我自己會做。不需要任何人告訴我,『哦,你來自亞洲,所以一定要做跟亞洲有關的設計。』這就不真實了,只是拿自己的身份來作秀。」

「現在我最在乎的是--撇除時尚設計師的身份,我是誰?撇除香港,我又是誰?撇除亞洲人,我又是誰?褪去一切標籤,我只想專注在我這個人本身。」

我知道你成為時裝設計師很大原因是Alexander McQueen,如今,人們常把你和McQueen相提並論。

「McQueen深深影響了我的創作方式,他的設計源自毫無保留的內心。他的理念是,既然砸了錢辦秀,那就一定要讓觀眾看完秀得到些什麼,設計師必須傳達給觀眾些什麼,這讓我深有同感。我不希望自己淪為業界『為賣東西而辦秀』的一員。」

「而McQueen最偉大的,在於他做的是一場『真正的秀』。遠超越行銷時尚能讓你多性感、這件洋裝有多美麗,他帶給人們的是一個完整的故事,一場夢幻的旅程,這就是時尚的力量。他是一個擇善固執的人,他比任何都更堅信自己的美學視野,憑藉才華將理想實踐。我和他相似的,或許正是這固執的精神吧。」
前陣子Alexander McQueen在找接任Sarah Burton的創意總監時,好多人巴不得你接班呢。

「哈哈哈(大笑),這些網友站著說話腰不疼啊。這是品牌高層的事,不是他們說了算的。McQueen絕對是眾多設計師的夢想殿堂,對我個人而言更是瘋狂到不敢想像的事。目前我的資歷還沒久到足以擔任創意總監,就不多想那些決定權不在我的事,先專注眼前,如果未來真有機會,我就當作是Bonus。」

最後,能否透露1月第二場高訂大秀的核心概念?我們能期待些什麼?

「這會是從首場大秀《Fear》延伸的第二章節,但傳遞截然不同的能量。上一場聚焦的是我對初入高訂界面臨的恐懼,本季則圍繞在『恐懼之後會發生什麼』,闡述過去這一年來的感受:懷疑自己為什麼要當設計師?過程如此痛苦、無止境超時工作、無數難眠的夜晚,那為何還要繼續做下去?這系列也像是一種歌頌,歌頌所有堅持自己所愛之人,最終,一切源頭就是你對一件事的愛與熱情。」

photo courtesy of Robert Wu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