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丁政敵納瓦尼在「瘦皮猴」歌聲中入土 一度租不到靈車 | 國際新聞 | 20240301 | match生活網

國際新聞

普丁政敵納瓦尼在「瘦皮猴」歌聲中入土 一度租不到靈車
中時新聞網     2024/03/01 21:17
俄羅斯領導反對普丁政權運動的領袖納瓦尼(Alexei Navalny)本月16日在北極圈內的流放地監獄猝死,年僅47歲,當局以必須執行檢查為由,拖了9天才把遺體歸還家屬。他的喪禮今天(3月1日)在俄國首都莫斯科郊區一處教堂舉行。納瓦尼的團隊表示,儀式開始前一度找不到靈車能夠運送他的遺體,因為所有禮儀業者均接獲不明人士電告威脅。

納瓦尼的家屬與團隊周三(2月28日)決定,當地時間1日下午2時(台灣時間晚間7時)舉辦追思會,地點在莫斯科東南郊瑪麗諾區(Maryino)的「聖母撫慰我悲傷」(Mother of God Quench My Sorrows)聖像教堂舉行,在此之前團隊向許多機構接洽辦理喪禮時均遭拒絕。葬禮則於當天下午4時在附近的波瑞索夫(Borisov)墓園舉行,距教堂約2.5公里。

綜合多家外媒1日報導,喪禮開始前幾小時,納瓦尼的發言人亞爾米許(Kira Yarmysh)表示,有不明人士致電禮儀公司威脅不得運送納瓦尼的遺體。納瓦尼的盟友說,儀式開始前1個半小時,教堂外聚集群眾粗估超過1000人,等候入場的隊伍蜿蜒。棺木由四名壯漢抬進教堂,現場響起掌聲,許多人喊著納瓦尼的名字,有人高喊「你不怕,我們也不怕!」、「我們不會忘記你」、「向戰爭說不」。

一名男子向俄國獨立媒體《新報》表示:「我們聚在一起,沒有人害怕。我來是為了支持他的家屬,讓家屬知道他們不孤單。」一名長者對於納瓦尼的直言無諱、無所畏懼欽佩不已;一名女子說納瓦尼是她心目中的英雄;一名年輕人認為納瓦尼是「反抗運動的象徵」。

納瓦尼的遺孀、女兒與兒子都不在俄羅斯,雙親在儀式開始前連袂抵達教堂,但未公開發言。前一天教堂外出現「教堂內禁止攝影」的告示,外媒均無法拍攝任何室內畫面。納瓦尼的團隊在社群媒體發布照片,只見納瓦尼躺在棺木裡,全身上下覆蓋鮮花,只有臉部外露,這種作法在東正教儀式很常見。棺木周圍滿是手持蠟燭與鮮花的人,包括他的雙親,旁邊有一名牧師。

儀式結束後,納瓦尼移靈墓園。致哀群眾朝靈車高喊「俄羅斯終將自由」、「不要戰爭」、「劊子手!」。教堂網站一段影片顯示,有些參加儀式的民眾衝過護欄,顯然是為了追上送葬隊伍。納瓦尼的棺木抵達墓地,蓋棺入土前,他的父親吻了他的額頭,背景音樂是美國傳奇歌星法蘭克辛納屈(Frank Sinatra)的名曲《我的路》(My Way)。

考量日前俄國當局嚴厲打擊紀念納瓦尼之死的活動、逮捕群眾,納瓦尼生前的幕僚擔心當局在追思儀式與下葬這天會有動作。舉辦追思儀式的教堂外有警力部署、防撞護欄架妥,戒備森嚴。俄羅斯新聞網(RUSNEWS)Telegram頻道稱,墓園周圍「每一盞路燈」都安裝了監視器鏡頭,也安裝了防撞護欄。

納瓦尼的支持者指控當局謀殺納瓦尼,克宮否認政府與他的死亡有任何關連。俄國政府把納瓦尼領導的反對運動視為極端主義、支持群眾有如麻煩製造者,此前多場集會均遭武力驅散,氣氛緊繃。克宮發言人培斯科夫(Dmitry Peskov)警告:「謹此提醒一項必須遵守的法律,任何未經核准的集會均屬違法,參加者將受追究。」培斯科夫拒絕評論納瓦尼,對於家屬則無話可說。

律師與人權份子組織的團體特地在社群媒體發文,參加儀式時身上最好攜帶瓶裝水與護照,隨身攜帶律師聯絡資料以防手機訊號突然斷訊;即使葬禮結束仍要保持警惕,注意以挑釁之姿製造衝突的親政府份子,「儀式過後不排除會有逮捕行動」,接下來幾天最好待在安全部隊的監測範圍,不要搭乘公共運具、不要申請任何文書。